您所在的位置: 新闻频道 > 嘉兴新闻 > 图说嘉兴 > 正文
南阳白癜风医院
嘉兴在线新闻网     2017-10-18 00:54:33     手机看新闻    我要投稿     飞信报料有奖
南阳白癜风医院,河北能治白癜风的设备,洛阳白癜风医院,呼玛白癜风医院,招远好的白癜风医院,禹城白癜风,得白癜风后对生活有哪些危害

5月26日,从三佳化工厂区门外望去,厂区内没有生产迹象。

  三佳集团债务迷局:近一年涉30起诉讼

    曾是昔日山西明星企业,创始人于两年前病逝,其家族为争夺公司控制权展开内斗;旗下多项业务处于停产状态

  在创始人闫吉英病逝两年后,三佳集团——这家昔日山西省的明星企业正在饱受着债务困扰,公司经营步履维艰。

  5月25日—27日,新京报记者走访了位于山西介休的三佳集团总部,在介休东北的221省道边上,三佳集团“复古”风格的大门显得颇为气派,但厂区内看不到任何生产迹象。“如果不是颇为气派的大门,很难想象,这曾是一个明星企业的生产基地。”一位路过的原三佳员工说。

  随着创始人闫吉英在2015年6月离世,三佳集团从一家总资产270多亿元的地方龙头企业呈自由落体式衰退,家族内斗、业务停产、员工欠薪问题持续发酵,最终导致数十亿元债务违约。有资料显示,截至2016年6月,三佳集团的违约金额高达73亿元,在过去一年内卷入30起诉讼。

5月26日上午,山西介休绵山景区售票大厅内,为数不多的几位游客在购票。

  从“不贷国家一分钱”到欠债数十亿

  据三佳集团创始人闫吉英之女闫香梅提供的一份函件显示,当前三佳系企业在18家金融机构约73亿元贷款已经全部逾期。此外,第三方信息平台“天眼查”共收录了41起关于三佳集团的诉讼。三佳集团4次被法院列为被执行人、1次被列为失信人。

  近日,一项绵延已久的借款纠纷终于判决。

  新京报记者自当事方获得的原告东方资产管理公司太原办事处与三佳集团等借款合同纠纷一案民事判决书显示,2017年5月3日,山西省高院判处三佳集团向东方资产管理公司太原办事处偿还贷款本金10亿元,截至2015年12月1日的利息约7658.8万元等,被告介休市绵山风景区开发有限责任公司等对上述借款本息承担连带清偿责任。

  东方资产管理公司是由财政部与全国社会保障基金理事会共同发起设立的国有综合金融服务集团,以收购、管理和处置金融机构的不良资产为主业,该笔债权乃是收购而来。

  被告方三佳集团是昔日的山西明星企业,总部位于山西省晋中市介休市,创始人闫吉英从事煤炭行业起家,据闫吉英之女闫香梅介绍,三佳集团如今总资产270多亿元,经营范围涉及煤焦、旅游、有机硅等多个领域,员工共计一万余人。

  2014年9月,北京方正富邦公司与三佳集团、中信银行太原分行签订委托贷款合同,方正富邦委托中信银行太原分行向三佳集团发放委托贷款资金10亿元,期限为2014年10月至2016年10月。

  根据上述判决书,2015年11月,东方资产收购了上述委托贷款合同项下主债权本息。但东方资产表示,委托贷款合同履行过程中,三佳集团出现未按约定偿还贷款本金及利息等多种违约情形。

  5月27日,东方资产管理公司太原办事处方面的律师赵海山对新京报记者表示,判决刚下来,法律上有个送达的过程,目前还没收到判决的这笔款项。记者当日致电东方资产管理公司太原办事处,电话始终无人接听。

  三佳集团得以声名在外,与其不靠贷款、自主发展的风格不无关系。

  山西省作协副主席哲夫在三佳创始人闫吉英病逝时曾写悼词称,“三佳集团是山西有名的‘不贷国家一分钱’的企业。直到开发绵山景区兼上马新生产线,让这家企业从银行贷了款。”

  如今,三佳集团却陷入大面积债务违约的困境。

  5月25日,三佳集团创始人闫吉英之女闫香梅提供给记者一份函件,这份函件是由民生银行太原分行在2016年6月向山西省政府递交的,民生银行太原分行作为发起行称,截至目前,三佳系企业在18家金融机构约73亿元贷款已经全部逾期。5月26日,记者致电民生银行太原分行新闻负责人王飞,就三佳集团债务现状表达了采访诉求,截至目前尚未收到回复。

  截至6月5日,天眼查收录了三佳集团多达41起诉讼,其中30起为2016年6月以后的案件,且内容多为欠款纠纷。并且,三佳集团4次被法院列为被执行人、1次被列为失信人。

  家族内斗

  在三佳集团创始人闫吉英病逝后,三佳集团分别以闫吉英的结发妻子曹玉莲和情人郭秋梅为首,形成了两大阵营,争夺公司控制权。目前,郭秋梅担任三佳集团的董事长和法定代表人。但闫吉英生前持有的60%三佳集团股份,至今仍未进行继承。

  2015年6月20日,三佳集团创始人闫吉英因病逝世,生前没有留下遗嘱。不久,三佳集团就陷入内乱。

  据中国经营报,2015年8月1日,三佳集团发生家族内讧,集团财务电子系统被切断、拷贝,纸质资料被搬走,这场内讧导致其旗下十数个子分公司瘫痪。5日,当地警方介入维持秩序,共19人被带走。

  在闫吉英病逝后,三佳集团这一家族企业已经形成了两大阵营:一方是闫吉英的结发妻子曹玉莲为首,包括她与闫吉英所生的女儿闫香梅、儿子闫慧光、儿子闫慧辉等人,另一方为闫吉英的情人、当地人眼中闫吉英的“二夫人”郭秋梅,及她与闫吉英所生的儿子郭利炜。

  5月25日,闫吉英女儿闫香梅对新京报记者表示,“在我父亲去世后,郭秋梅那边就开始变卖公司资产,像铁、焦炭等,然后把钱装到自己腰包。我们要了解公司资产,他们不让,在这种情况下,我们就把财务给封了。”

  根据工商信息,郭秋梅与其子郭利炜分别持有三佳集团20%股份,与闫吉英共同构成了三佳集团的三位股东。而且,郭秋梅长期在三佳集团任职,负责财务工作。在闫吉英去世前,郭秋梅就担任三佳集团副董事长兼财务总监。

  2015年8月24日,亦即闫吉英去世两个月后,郭秋梅最终确立了对三佳集团的实际管理权:绵山景区官方微信当时发布的一篇文章称,2015年8月24日,三佳集团召开董事会,正式选举郭秋梅为公司董事长,并按照《公司法》及《公司章程》的规定,同时任公司法定代表人。该文章还称,这是在三佳集团公司创始人、原董事长闫吉英先生不幸去世近两个月后,公司上下终于迎来了众望所归的新一任领导。

  工商信息显示,2015年9月,郭秋梅代替闫吉英成为三佳集团的董事长和法定代表人。“法人变更以后到现在,三佳集团的实际管理权就一直在郭秋梅手里”,闫香梅称。

  不过,郭秋梅的地位并非坚如磐石。

  “郭秋梅虽然是董事长,但她很多事也做不了主,董事会内也不全是她的人。闫老板生前是60%股权,如果根据继承法划分遗产的话,曹玉莲这边的股权更高,郭秋梅拿不到控股权。”5月26日,介休市政府负责宣传工作的云主任称。

  同时,由于相关方面利益分歧较大,时隔两年,三佳集团至今处于大股东缺失状态。

  “我父亲去世前持有三佳集团60%,郭秋梅20%,郭利炜20%。现在60%还是空着的,没有继承,大股东缺失。”闫香梅称。

5月26日,三佳化工厂区内没有生产迹象,厂区外的运动场上杂草丛生。

  创始人离世两年,主业大多停产

  创始人闫吉英的女儿闫香梅表示,由于两方的矛盾,三佳集团旗下的三佳化工被迫陷入停产状态,加上此前已经停工的三佳煤化,目前仅剩下绵山景区还在维持经营。

  在创始人离世、家族内斗的同时,三佳集团停产了。

  5月26日,新京报记者来到位于介休市城区东北方向20分钟车程的三佳集团,这里遍布各类煤炭企业,滚滚浓烟腾向高空,铁路线上不时有运煤专列呼啸而过,三佳集团就坐落在这里的221省道路边,其大门酷似古代衙门,南北两大厂区沿221省道绵延约1.5公里。

  相比于周围多家煤炭企业繁忙的生产景象,三佳集团的厂区看不到生产迹象,门外的运动场杂草丛生,职工医院已关闭。一位路过的原三佳员工表示,2015年到现在一直就停产。

  屋漏偏逢连夜雨,在闫吉英去世的2015年,煤炭行业发生多年不遇的巨亏。

  据中国煤炭工业协会数据,全国90家大型煤炭企业2015年利润总量为51.3亿元,同比下降约91%,整体亏损面达95%。如央企上市公司中煤能源,2015年净利润-25.2亿元,是上市以来的首次年度亏损。

  集团创始人的突然离世,叠加行业冰冻期,使得三佳集团的生产经营陷入困境。记者获悉,两年以来,三佳集团的主业基本处于停产状态。

  闫香梅表示,三佳煤化是公司最早的业务,这个在闫吉英去世几年前就已经停产。外界所说的三佳集团停产,主要指的是三佳化工,它于2015年3月份左右开始检修,到闫吉英去世时已经可以复产了。对于未能复产的原因,闫香梅表示,是因为和郭秋梅一方的矛盾,郭秋梅控制的三佳总部厂区不向三佳化工供气。

  新京报记者多次拨打郭秋梅及郭利炜电话,始终无人接听。

  5月26日,新京报记者在三佳集团门外看到,三佳集团总部和三佳化工分为南北两个厂区,被一条马路隔开,横跨马路之上有多条管道,但目前锈迹斑斑。记者查阅工商资料也看到,与三佳集团法定代表人、董事长由郭秋梅担任不同,三佳化工的法定代表人和董事长为闫慧辉,闫慧辉和郭秋梅分别处于家族内斗中的两个阵营。

  随着传统主业的停工停产,三佳集团的造血能力相应减弱。环顾三佳集团庞大的产业,目前仅剩下绵山景区在维持经营。

  绵山为介休的历史之根,因春秋名人介子推故于此地而得名。1997年,闫吉英与介休市政府签订了绵山景区50年经营合同,倾注20亿元将绵山景区打造为国家5A级风景区。在2016年一则招商公告中,绵山景区年接待游客近百万人次。

  5月25日,新京报记者来到绵山景区,该景区在介休市区东南方向,距离市区大约40分钟车程,其占地较大,游览需2-3天。景区大门位于绵山半山腰,伫立着一座高大建筑和历史名人介子推雕像,售票处位于其中,10个售票窗口只有三个工作状态。

  在景区周围,多人向记者表示,绵山景区最近的客流量已不如以前。

  5月26日,一位开了10年出租的司机向记者抱怨,绵山今年的人是特别少,现在已经到旺季了,连往年一半都没有。另一位司机称,以前我们有50个出租车天天给景区送人,比工人上班都积极,现在连20个都没有,“就挣个辛苦钱”。绵山景区售票处的一位摊主表示,这里人流量还行,但没有前几年多;而且现在不让公款消费,消费也不如前几年多了。

  云主任表示,为了保证绵山景区的正常运转,政府还派出了专门的队伍去协助管理。

  进军旅游及有机硅,三佳集团频繁借债

  在三佳煤化停产后,三佳集团一方面加速推进绵山景区的开发,同时也转投有机硅产业。财务报表显示,截至2015年6月底,绵山项目背负9.14亿元的银行借款,有机硅项目的负债超过了7亿元。

  如今三佳集团的病根早在闫吉英生前就已经种下。

  据闫香梅和介休市负责宣传工作的云主任两方确认,早在闫吉英去世几年前,三佳集团原本的主要业务——三佳煤化就已经停产。三佳集团这时一方面加速推进绵山景区的开发,同时也再度开启跨界,转投有机硅产业,主要基地位于山西介休和内蒙古。

  以往,三佳集团以依靠自主资金、不向国家贷款而闻名于当地,如今,三佳集团开始改弦更张。

  在绵山景区项目上,据景区官网介绍,总投资超20亿元,有媒体报道其累计投入23亿多元,目前资产总值据称为60多亿元。新京报记者获得的一份财务报表显示,截至2015年6月底,绵山项目上银行借款为9.14亿元。

  除了景区项目之外,三佳集团在2009年前后新上的有机硅项目也在大量使用借款。

  据记者了解,三佳集团有机硅板块除了在介休的厂区之外,主要是位于内蒙古的四子王旗公司和佳辉硅化公司。

  闫香梅表示,公司在内蒙古投资的两个有机硅企业,本来打算投十几个亿就能开始生产,盈利后的钱再用于后期的二十几个亿投资,但实际上却一直处于烧钱状态,导致贷款突然增加。

  以佳辉硅化为例,据内蒙古日报2014年报道,佳辉硅化有机硅项目的推进主体为三佳集团,总投资高达45亿元,其中一期投资23亿元。项目投产后,可实现年收入10亿元。记者获得的一份财务报表显示,佳辉硅化截至2015年6月底,其向民生银行呼和浩特分行借款1.3亿元,向民生银行太原分行的借款有4笔,分别是3700万元、19994万元、5000万元和2000万元,民生太原承兑2亿元,以上合计逾6亿元。多份法律文书也显示,民生银行太原分行与佳辉硅业有借款纠纷。

  耗费如此巨资,佳辉硅化如今处境困难。近日,云主任和闫香梅均向记者确认,佳辉硅化处于停产状态。一份落款日期为2016年11月的介休市法院执行裁定书显示,佳辉硅化甚至连偿付十几万元都存在困难。该裁定书称,被告佳辉硅化须支付欠款16.5044万元。但在执行过程中,经查被执行人暂无执行能力,也无可供执行的财产。

  在跨界转型旅游景区和有机硅项目而占用大量资金的情况下,三佳集团员工工资发放出现了困难。

  据山西省作协副主席哲夫回忆,闫吉英在病危时,要求集团负责人必须想方设法先给员工补发三个月工资,最后的遗言是问:“给弟兄们的工资发了没有?”

  闫吉英的“想方设法”是高利贷。“为了给员工逢年过节,按时发出工资,他不惜从民间借贷。”哲夫回忆。

  新京报记者从闫香梅处获得的一份财务报表显示,2015年开始,三佳集团所借高利贷迅速增加,利率较低的为16.42%,较高的为每日千分之三,折合年化为108%。比如2015年4月田秀文的一笔借款,金额200万元,每天利率千分之三。截至2015年6月底的状态为“已到期”。

  “我父亲当时在医院着急给工人发工资,这些高利贷可能就是给工人发工资用的。他住院时一直在说,只要他一闭眼,公司就垮了。”闫香梅说。

  工人工资问题仍在持续,5月26日,两位三佳集团下属绵山景区员工告诉记者,老板去世那一年,也就是2015年5-10月份工资至今还没有发放。其中一位表示,“在这之后到现在,工资是隔一段时间发一次,不是按月发,没有个时间点。”

  云主任向记者确认,在闫吉英去世后,部分工人曾集体向三佳集团讨要工资,政府部门为此出面协调,当时上访的工资问题大抵都解决了。对于这笔拖欠两年的工资,云主任表示不了解。

  政府多次协调无果而终

  在闫吉英病逝前后,当地政府和金融机构试图通过协商来确保三佳集团稳定过渡。据政府部门负责人透露,目前介休市方面提出将产能对外承包,收取租金,以求搁置纠纷,恢复生产,但这一方案“仍然在谈”。

  在闫吉英去世之时,三佳集团已经陷入风雨飘摇的状态。

  “贷款这么多,他们(指银行)是看我父亲(的信誉)。我父亲一倒,他们就着急了”,闫香梅称。

  在闫吉英病逝前后,金融机构为三佳集团提供的大部分贷款尚未到期,当地政府和金融机构试图通过协商来确保三佳集团稳定过渡。

  闫香梅透露,2015年8月12日,在当地政府主持下,18家银行在绵山召开会议,各方试图明确闫吉英去世后的三佳集团的法人治理结构,并尽快推动三佳集团复产,“但最后郭秋梅不签字,还是没有达成实质性成果。”

  2015年11月,晋中市委副书记、市长胡玉亭调研三佳集团时表示,要尽快完善企业法人治理结构;研究复产计划,为年底前局部复工复产做好各项准备。2016年1月,胡玉亭再次来到三佳集团召开办公会,要求积极受理、妥善处置股东双方的重大分歧,推动企业尽快复工复产。

  介休市委市政府负责宣传的云主任表示,在股权继承的问题上,政府的态度一直是依法解决、协商解决,这是大的原则。“不仅是介休政府,晋中市胡玉亭书记、王成市长等都出面协调了不知道多少次。”

  云主任表示,“政府在三佳集团的事情上是很积极,很主动的,都在积极想办法,主要是他们之间处于一个水火不相容的状态。”

  在这漫长的协商期间,三佳集团所背负的巨额债务逐渐到期。

  记者自闫香梅处获得的财务报表显示,截至2015年6月底,三佳集团及子公司负债合计约77亿元。在前文中所述的民生银行函件中,截至2016年6月三佳集团共有73亿元贷款逾期。

  对于其中所欠工商银行介休支行的5000余万贷款,5月27日,该行孙行长在电话中对记者表示,至今尚未收回。对于这笔贷款详情,孙行长表示没有权限对外接受采访。

  对于三佳集团的命运,云主任透露,介休市委书记丁雪钦最近又专门去了三佳集团,提出了搁置纠纷、恢复生产的办法,通过将产能(比如有机硅、碳电极)对外承包、出租来收取租金。

  对于这一方案是否获得相关各方的同意,云主任表示,“这还在谈。”

  新京报记者 赵毅波 山西摄影报道


来源:嘉兴在线—嘉兴日报    作者:摄影 记者 冯玉坤    编辑:李源    责任编辑:胡金波
 
 
滨州治疗白癜风